梅州健康教育网

您现在的位置:梅州健康教育网 > 职业健康

一起罕见的职业中毒事件

发表时间:2009-10-20 16:25:29
2年前,河北省某印刷厂7名女工染上了一种奇怪的疾病,她们呼吸困难,胸腔充满了积液,其中2人先后死亡。2年后,参与救治的医生在《欧洲呼吸病学杂志》发表论文,把该次发病称为“纳米疾病”。论文引发学界广泛争议,也让这一罕见的职业中毒事件进入公众视野。
      事件:奇怪的病人
  从2007年1月开始,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陆续收治了7个奇怪的病人。她们全部来自河北省一家印刷厂,并在同一车间工作。

  “这些患者都是在当地医院治疗没有效果的情况下,经会诊,来到我们医院治疗的。”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主任郝凤桐介绍说,“检查发现,所有的患者都有或多或少的胸腔积液,后期还出现一定程度肺纤维化,这样的临床病例很少见,之前我们没有遇到过。”
  7位女工所在的印刷厂车间,主要任务是进行PS版喷涂上色。为此,她们每人每天要使用数公斤的涂料,机器利用压力把液体涂料变成气溶胶,喷涂到PS版上。因此,空气中散发出浓浓的“类似油漆”的味道。
  根据媒体的报道,那年,工厂接到了一单生意,为将近5000平方米的有机玻璃上色,印刷厂去天津专门采购了一批涂料。不久,这些女工的脸颊、脖子开始出现月季花瓣状的红斑。当时谁也没有在意,大约半年之后,她们开始胸闷、气喘,并越来越严重。在当地医院,她们被诊断为“肺结核”,然而,对症治疗没有任何效果。
  辗转来到北京朝阳医院后,在入院检查时,医生们发现这些女工都出现不同程度的肺损伤。影像学的检查更加直观:胸部X线检查和CT检查发现,所有女工都有胸腔积液,其中部分女工有心包积液和不同程度的肺间质病变。
  18个月后,2位女工先后死亡。
  调查:糟糕的车间
  为了弄清楚7名女工患病的真相,郝凤桐和医院另一位呼吸科医生专门前往承德市,进行现场调查。
  到了印刷厂,郝凤桐惊讶地发现,这些女工工作的场所并不符合生产作业的基本条件。这是一间库房改造的车间,没有一扇窗户,只有一扇可供出入的门。此外,车间的通风排尘设施也坏了,并且一直没有维修。职业的敏感性还让郝凤桐意识到,在女工们密集发病的冬天、春天,因为户外比较寒冷,唯一可以使空气流通的大门也基本上关着。
  “这就意味着,环境中如果存在有毒物质,几乎不可能得到通风,等于人为造成了一种封闭毒理环境下的染毒模式。”由此郝凤桐认定,这个封闭的车间是造成7名女工染病的“杀手”。
  那么,“毒”源来自哪里呢?国内外从事印刷PS版喷涂作业的企业众多,尚未发现有类似情况。郝凤桐在排查过程中,对喷涂的原料聚丙烯酸酯混合物进行检查,发现这批从天津买来的涂料是典型的“三无产品”:没有产品名称标识,没有化学成分说明,也没有产地信息。
  为了进一步验证推测结果,医生们委托医学实验室,对染毒的大鼠进行毒理实验,很快大鼠出现和人一样的症状,也出现了明显的胸腔积液。
  对此,郝凤桐得出初步结论:“7名女工在同一间印刷厂同一个车间工作,同样没有保护措施,接触同样的产品,时间均超过5个月,之后出现了相似的症状,以胸腔积液为重要特征,并出现肺纤维化。因此可以推断出7名女工患病的重要因素,一是涂料产品存在问题,二是封闭环境下的局部有毒物质高浓度。”
  难题:永久的肺损伤
  19岁的女工王春(化名)在治疗的后期,胸水穿刺很频繁。为了减轻反复穿刺的痛苦,医生决定将乳胶软管滞留在她的胸腔里,方便定期引流。
  然而,所有的医疗手段都没能阻止肺纤维化进程加快。18个月后,王春心肺功能几乎丧失,“整个胸腔被包裹成一个一个小房间,想打通成一个大‘房间’非常困难,基本束手无策。”
最后,王春因呼吸衰竭死亡。

  对于现在还活着的5位女工来说,她们的生活虽然能自理,但劳动能力基本丧失了。2年过去了,她们对治愈还抱着希望,郝凤桐记得4个月前,还有女工打来电话咨询。
  如今,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和印刷厂仍然保持着联系。郝凤桐向记者透露,2个月前,这家印刷厂还来电询问有没有新的办法对女工们进行治疗。
  参与救治的医生至今还没有拿到“肇事”的这批原材料配方,没有办法分析出具体成分,是一个遗憾。
  期待:职业环境需强化监管
  “我觉得,这出悲剧是长期以来对职业工作场所环境安全的漠视造成的。”郝凤桐呼吁建立更加有效的职业监管体系,加大对企业生产环境监管力度。
  今年6月,全国总工会劳动保护部公布的数字显示,中国接触职业病危害因素的总人数已超过2亿。另一方面,许多作业工人没有被纳入监护。
  有专家对这一事件反思时指出,只要任何一个环节运转正常,这7名女工就可能不会染毒。比如印刷厂将仓库改装成生产现场,为什么没有向有关部门报批?机械通风设施不能正常运转,生产现场没有窗户,为什么没有人来管一管?谁可以“叫停”不合规矩的企业?
  更为尴尬的是,这7名女工所患职业病,至今无法归类。按照法定《职业病目录》的10大类115种,7名女工的疾病都无法“对号入座”。
  背景解读——
  “纳米致病”是与非
  在7名女工职业中毒事件中,引起学界广泛关注的,是上述论文的作者、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医生宋玉果提出的“纳米疾病”这一概念。据称,在这些女工的工作场所、支气管肺泡灌洗液、胸水和肺活检组织中均找到直径为30纳米的颗粒。在电镜下观察到,这些颗粒分布在肺上皮和间皮细胞的胞浆和核质中。
  纳米技术已广泛应用到航空航天、军事、医学、涂料等工业生产领域。宋玉果在论文里呼吁,纳米致病现象必须引起医学界的重视。
  这篇题为《纳米粒子的接触与胸腔积液、肺间质纤维化、肉芽肿相关性》的论文,引起了学界的争论,更把这一事件带进了公众视野。英国《自然》杂志认为,这是首次记录纳米颗粒导致人类疾病的研究论文,同时为有关纳米技术的健康风险争论火上浇油。
  对此,有关专家认为“纳米疾病”的提法欠妥,也有专家质疑是否由纳米颗粒导致了这起职业病。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方忠教授认为,从物理学意义上讲,纳米颗粒的体积的确小于细胞膜,进入的可能是存在的。但至于对其运动能力、穿透能力的确认,则需要更多证据。
  美国环境保护协会健康问题首席科学家约翰·巴尔布斯指出,即使纳米颗粒有能力进入我们的身体,到达一般化学物质无法到达的部位,认为纳米颗粒存在危害的想法也是毫无根据的。英国爱丁堡大学的呼吸毒理学家唐纳森以及英国阿伯丁大学环境和职业医学专家西顿对此也持怀疑态度。他们认为,仅凭现有的证据不能证明纳米颗粒和疾病之间的因果关系,应该考虑到患者之前的作业环境、可能的职业暴露因素等。
  事实上,自从纳米技术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诞生以后,有关这项新科技是否影响健康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在纳米的领域内,许多经典公式不再适用,材料结构的新奇特性和功能显现出来。有研究称,工程科学新近制造的一些纳米颗粒可能会引发癌症。比如,碳纳米管、纳米二氧化钛等纳米物质被认为可致动物肺脏、肝脏、肾脏和血液系统损伤。  记者(李天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