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健康教育网

您现在的位置:梅州健康教育网 > 职业健康

张海超称开胸验肺(尘肺)不后悔 希望能做小生意

发表时间:2009-11-06 17:19:26

张海超称开胸验肺(尘肺)不后悔 希望能做小生意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11月06日11:39  《方圆法治》杂志

  “开胸之前,医生告诉我,开胸只是鉴定,起不到任何治疗作用,并且有风险,你这明摆着就是尘肺病,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但我仍然毫不犹豫地决定开胸验肺,因为我别无他法,该走的程序我都走了,他们就是不认啊……”事隔三个多月,张海超回想起当时的决定,“开胸,我不后悔,起码闯出了一条活路!”

  张海超:开胸,我不后悔

  □文/本刊记者 田骁 通讯员 刘继武

  “今天手术很顺利,已从监护室转到病房……”这是10月26日傍晚,张海超趟在中国煤矿工人北戴河疗养院的病床上给记者发来的短信。

  这是今年张海超第三次切胸。此前的6月22日,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张海超自愿进行开胸手术,把肺组织切下来一块,做病理化验,只为证明自己患上了职业病——尘肺。10月15日,在北戴河疗养院,医生给张海超做了第一次清洗肺部的手术。10月26日,张海超二次手术完成。

  “尘肺病是一种永无终结的致残性职业病,也就是说这个病是治不好的,只会越来越严重,张海超已经是尘肺病Ⅲ期,我们现在给他做的手术,也只能延缓病情升级,这个病会伴随他一生……”中国煤矿工人北戴河疗养院副院长张志浩对记者说。

  “手术之前,只要走路超过100步,说话都会喘,刚来这里的时候,我上二楼去找大夫,爬完楼得休息10多分钟才能说出话来,现在好多了。”手术之后的张海超显得很乐观。

  事实上,张海超心里也清楚,尘肺病会严重影响生活质量,而且每隔数年病情还可能升级,合并感染,最后肺心病、呼吸衰竭而死亡。“但至少我能活下来了,我是从绝望中走出来的……”

  烟尘滚滚的车间

  1981年出生的张海超,初中毕业后就在老家河南新密市给父亲帮农,20岁的时候,他开始骑着三轮车从郑州进一些皮鞋拉回老家摆摊卖,“生意还行,平均下来,每天都能赚几十块钱”。

  到了2004年6月,同村的年轻人介绍张海超到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上班。“这个公司离我们村近,在曲梁乡,骑摩托车几分钟就到了。”

  振东公司生产耐火材料,主要供给一些钢厂,里面有1000多号工人。张海超说:“我去干的时候,说是注册资金5000万,后来改为两个亿,在新密市算是个大公司,很有背景。我一次次上访,没什么结果,包括市委书记协调都不行,可能与这个有关。”

  张海超刚进厂的时候做的是杂工,后来做破碎,工资也由六七百元涨到了一千多,但伴随他的是越来越严重的粉尘影响。

  “在振东公司里,只要是一线工人,没有不接触粉尘的。车间内,粉尘之大——人的视线只能在两米之内,机器停了半个小时,还是烟尘滚滚。”张海超回忆说。

  当时工厂给每个工人都配发一个纱布口罩,但仍阻挡不了粉尘的蔓延。

  2006年9月,与张海超在一起工作的老乡张喜才生病,后来查出来是“尘肺”,没几个月就死了。“张喜才下葬的时候我还过去帮忙了,当时我对这个病不是太了解,也没太在意。”张海超说,“我们农民工没文化,只能做些体力活,工厂的待遇算是不错的,有些人得了病还会继续干。”

  让张海超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么快就染上了病。

  2007年七八月份,张海超开始觉得胸闷,并且咳嗽得厉害,当时他以为是感冒,但连续打了将近一个月的点滴,并且把烟给戒了,病情也没有任何好转。

  慢慢地,张海超怀疑是肺出了问题。“公司每年都会组织我们到新密市防疫站体检,我最后一次体检是2007年1月7日,虽然没有给我体检报告,但大夫告诉我说身体很正常,我也就相信了。”

  随着病情越来越严重,2007年10月,张海超辞去了振东公司的工作,到了郑州一家汽车不锈钢厂,一边工作一边看病。

  “当时肺部已经有了阴影,在郑州第六人民医院当做肺结核治,也没敢和周围的人说,经常找出各种理由请假去看病,每天要吃抗结核的药,两个月到医院复查一次。”张海超回忆。

  有钱治不了病

  在郑州六院接受了大半年的肺结核治疗后,到了2008年10月,张海超在复查拍片时,发现肺部阴影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呈弥漫性扩大。

  “医生告诉我,这肯定不是肺结核,有可能是尘肺,这个病我们这儿治不了,你到别的医院看吧。”张海超说,“之后我跑到省人民医院、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河南省胸科医院好几家医院,都说有尘肺特征,怀疑是尘肺,但我不相信。直到在胸科医院全面检查过之后,医生说你这是尘肺,是慢性病,我心有点凉了。当时医生问我,之前在打工的时候有没有拍过胸片,做过体检,我才想到2007年最后那次在振东公司的体检。”

  在新密市防疫站,张海超得到的答复是“体检结果只对企业,不对个人”,但振东公司说体检报告防疫站根本就没给他们。

  无奈之下,张海超找村里出了个证明,证明他在振东公司工作过。2009年1月6号,张海超拿到了防疫站的体检胸片结果。

  为了进一步确定自己的病,张海超拿到结果的当天晚上就坐火车到了北京,经煤炭总医院、朝阳医院诊断,张海超被确诊为尘肺。

  但让张海超没想到的是,准备接受治疗的他得到的答复却是:这是职业病,归属地管理,北京没法治。

  张海超第一次知道,还有有钱也不能治的病,哪怕你的医疗条件比老家好。

  绝望之下开胸验肺

  按照我国《职业病防治法》的有关规定,职业病的诊断、治疗,要由当地承担职业病诊断的医疗机构进行鉴定,而申请职业病鉴定的时候,必须同时出具用人单位提供的工作证明和必要的详细资料。

  “从北京回来,我就去找了郑州职防所,他们告诉我,需要提供各种资料,不然,他们也没法给我看病。”张海超说。

  但是张海超曾经工作过三年的郑州振东耐磨材料厂,拒绝为他出具工作证明,而没有这些材料,相关专业鉴定机构也就不能够接受他的鉴定请求。

  在这之后,张海超开始了艰难的上访之路。

  为了一份证明材料,张海超多次上访,最后经新密市委书记特批,才得以在不出具工作证明的情况下,到职防所进行鉴定。

  2009年5月25日,郑州市职防所给出了鉴定结果:无尘肺0+期(医学观察)合并肺结核。

  张志浩对记者解释说:“‘无尘肺0+’可称为疑似职业病。通俗地说,它达不到尘肺1期的病变程度,但与正常人相比,肺部却发生了改变。并且因为诊断为职业病,属于自费医疗。但按照张海超当时的情况,这个结果明显是错误的,都Ⅲ期了,怎么可能是0+?”

  张海超蒙了,郑州、北京那么多大医院都诊断为尘肺,但职防所却说是肺结核。“他们要是给我鉴定成尘肺一期,我都认了,尽管我知道自己的病已经很严重,但一期至少该他们承担医疗费。”

  为了推翻职防所的结果,张海超到郑州市卫生局职业病鉴定委员会申请重新鉴定。带着7000元钱找到鉴定委员会,张海超傻眼了:“委员会和郑州市职防所在同一栋楼办公,并且工作人员就是职防所的那些人。”

  一位好心的工作人员告诉张海超:“你让他们(郑州职防所)推翻自己的结论,不太可能!”

  张海超退缩了,怕自己花了冤枉钱。

  从职防所出来后,张海超来到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大夫看过之前拍的片子之后说:“你这个是职业病尘肺。”

  6月9日,张海超问大夫如何才能确诊为尘肺。大夫说可以做穿刺,也是从肺部取出一块标本,张海超说:“不行,职防所和我说过,他们不认可穿刺结果,还有其他办法吗?”

  大夫说:“那就只能开胸了。”但大夫同时建议他别这么做,因为开胸不能治病,反而对身体有很大伤害,最关键的,手术有风险,“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

  张海超对记者回忆说:“那时没有别的办法,我都绝望了。我想既然住院了,我就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开胸只有两个结果,一是尘肺,那就按尘肺治。如果不是尘肺,就更好,因为尘肺是无法治愈的,如果是其他的病,也能确定一个治疗方案,早日得到治疗。”

  张海超毅然决定开胸验肺。

  手术结束后,张海超拿到结果:确诊为尘肺。

  媒体起到关键作用

  最先站在张海超一边的是媒体,他们看到了“开胸验肺”的新闻价值。

  张海超说,在开胸之前的三四月份,也有电视台对他的事情进行报道,比如“这个证明真难开!”和“被隐瞒的尘肺病”等,但没有任何回音。“这不是媒体的问题,是当时被政府压了下来。”

  在这之后的7月10日,河南当地媒体《东方今报》对“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进行了报道。不为人所知的是,这一天,新华社也以内参形式将事件向高层进行了反映。河南分社记者单纯刚的这篇稿件,后来传到了省委书记徐光春的手上。

  “当日,徐光春在新浪网转载的此文上作出批示,请郑州市主要领导调查此事。7月19日,徐光春再作批示,要求省政府有关领导关注此事。”

  与此同时,开胸验肺一事也因媒体的普遍关注而悄悄发生着质的转变。

  7月20日,张海超家所在的新密市刘寨镇政府分两次向张海超发放了1万多元救助金。

  7月24日,卫生部派出督导组赶赴河南郑州市,成立了以常务副市长胡荃为组长,由安监、卫生等部门组成的张海超事件处理小组。

  7月26日,在卫生部专家的督导之下,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再次组织省、市专家对张海超职业病问题进行了会诊,明确诊断为“尘肺病Ⅲ期”。

  7月28日,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徐光春对当日《河南日报》刊发的《专家确诊张海超患尘肺病》一文作出重要批示,严肃表示:如此草菅人命、如此损害河南形象的事,法不容,理不容,情不容。

  7月29日,河南省卫生厅对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通报批评;给予张海超所在的新密市卫生局副局长耿爱萍撤职处分。

  7月30日,新密市纪委和相关部门组成调查组,对事件涉及的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进行调查,最后给予该公司党总支书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依法追究后勤负责人郑海军的责任,对公司罚款25万元。

  也是这一天,河南省卫生厅和新密市委分别免去耿爱萍新密市卫生局副局长、防疫站站长职务。

  张海超告诉记者:“在那段时间,至少有100名记者通过各种方式和我联系,媒体在里面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要不是媒体,哪怕是出了人命可能也没人管。”

  事实上,在事情被公开报道之前,职防所有人给张海超说过:“你要是再找记者,那你就去找他们解决问题吧,我们不管了。”

  “所以之后我也很犹豫,家人怕节外生枝,怕报道出来,起到相反的作用。但开胸那天,我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和几个熟悉的记者发了信息。”张海超说:“我当时想,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还能坏到哪儿去?”

  生活还要继续

  9月16日,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赔偿张海超61.5万元。

  张海超说:“我的工伤赔偿问题在新密市政府等有关部门的调解下得到解决,目前已与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签订了赔偿协议,赔偿包括医疗费、护理费、住院期间伙食补偿费、停工留薪期间工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伤残津贴及各项工伤保险待遇共计615000元,我自己也与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终止了劳动关系。”

  9月22日,中国煤矿工人北戴河疗养院和中国煤矿尘肺病治疗基金会的相关人员把张海超接到北戴河治疗,并且由基金会承担治疗费用。

  已拿到赔偿金的张海超对记者说:“其实我当时也提出自己有能力承担治疗费用,但基金会坚持他们来补助。”

  疗养院位于北戴河海滨,从张海超的病房到海边步行只要3分钟。“这里医疗条件很好,可能是全国治疗尘肺最好的医院,环境也很好,现在我几乎每天都来海边走走,以前从来没见过海,这件事让我觉得非常累,现在看看海,心情也会好很多。”

  “尘肺病病人大多数都是在环境恶劣的工厂工作的农民工,中国煤矿尘肺病治疗基金会一直在帮助这些人,只要是来这里治疗的农民工,都会得到1000至3000元的补助,张海超获得全额补助,一是因为他的病很严重,二是他打破了一种体制,这是大贡献。”

  在此之前的8月14日,河南省3家省级医院经批准,获得职业病诊断机构资质。河南省卫生厅新闻办负责人说:“诊疗网络不健全、诊断资质单位过少、缺乏竞争是最终导致‘开胸验肺’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这位负责人表示,河南省卫生厅将给予更多医疗机构职业病诊断资质,引进市场竞争机制,从而杜绝类似“开胸验肺”这样的悲剧发生。

  除此之外,卫生部还发布新版《尘肺病诊断标准》。新标准将尘肺明确分为三期,删除了旧版中“无尘肺0”和“无尘肺0+”的表述。新标准将于今年11月1日起实施。

  张志浩对记者说:“在我们国家,对职业病往往都重视的是看得见的‘红伤’,而像尘肺这种‘白伤’会被忽视,其实这种病更应该重视才对,比如肢体残疾能够得到治疗,而尘肺是永无终结的,只会越来越严重。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推动了体制的进步。”

  让张海超高兴的不仅是自己的事得到了解决,在振东公司工作的一些工友也相继获得赔偿。“他们不透露具体人数,但仅我所知道的就有三十多人了。”张海超说。

  对于今后的打算,张海超说:“以我的身体状况,是没办法再去做体力活了,所以还是想去做点小生意,毕竟生活还要继续……”